一砖一瓦皆故事 一屋阅尽百余年


发布日期:2024-02-26 14:42    点击次数:65


  在兴宁刁坊镇,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砍不尽黄花庙的竹,食不尽罗永兴的谷,住不尽刁萃丰的屋。”在这个寸土寸金的时代,到底是一座怎样的屋,可以用“住不尽”来形容?

  刁萃丰,也称为棣华围,因原屋主商号名为“萃丰”而得名,建于1914年,坐西向东,为1围3堂4横2层高的四角围龙屋,建筑面积1.2万多平方米,禾坪1000平方米,池塘400平方米。由于整座屋宇房间众多,有16个厅、21个天井、274个房间,因此在当地群众中向有“住不尽”之说。

  走进这座古老的围龙屋,仿佛让人置身于百年前烟火气十足的生活场景,花岗岩的门框、青瓷石的栏杆、木质的屏风,与花坛里生机勃勃的茶花、青苔相映成趣,一切都没有变,时光在这里停止了流淌,百余年的客家文化在这里得以传承。

  ●南方日报记者陈萍

  围屋往事

  屋主刁家兄弟胸怀家国大义

  在梅州,一座大型的围龙屋背后,往往是一段客家人在商海驰骋的奋斗故事,棣华围也不例外。

  刁萃丰在落成之际取名为棣华围,由于这座围屋的主人刁舜渔兄弟在兴宁县城经商所用的萃丰商号在当地很有名气,所以人们习惯地将刁氏兄弟的姓氏和他们的商铺名连在一起称呼棣华围为“刁萃丰”。

  刁萃丰这个名字的由来也有一个故事。这座围龙屋的主人之一刁舜渔,在一次坐船外出经商的时候,与一位同船的梅县读书人很投缘,无话不谈。

  刁舜渔自幼喜爱读书,知书达理,言谈中觉得这位读书人很有学识,便虚心向这位读书人请教,让他帮自己的商铺取个名字。这位读书人见刁舜渔谦虚好学很诚实,询问了刁舜渔家中情况后,思索片刻后说,“就叫‘萃丰’吧,‘萃’字有汇聚、人才出众之意,‘丰’字有大、多、盛之意,而且‘萃丰’二字笔笔出头,保证你们兄弟几个做生意兴旺发达。”刁舜渔听后连连称赞,从此“萃丰”便成为他家在兴宁县城做生意的店名商号。

  刁家的小店正式更名为萃丰商号,由于刁氏兄弟经商以诚为本,生意不断扩大,从经营日杂到发展手工业,生产布匹、雨伞,至今坊间还流传“萃丰遮哩系出名,香港两省有名声”。正是对这份诚信的坚守,刁家即使棉纱生意遭遇了台风沉船的重大打击,也没有逃避责任,而是勇于承担,反而成就了一段化祸为福的佳话。

  “香港洋行老板听说了他们的事,钦佩他们讲诚信,便给刁氏兄弟指了一条路,让他们去买了一千匹洋纱,他们还没回到兴宁,洋纱就涨价了,弥补了他们在台风中遭受的损失。”棣华围后裔刁总昌笑着说起这段趣事。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客家人爱国爱乡是刻在骨子里的,刁氏兄弟也不例外。在革命军讨伐陈炯明时,由于缺乏军费,在攻下兴宁后,便向城里的商家借钱,而萃丰商号作为当时最大的商号之一,几乎将一大半的资金都借出去支持革命了。

  “十多年后,萃丰的生意低迷之时,刁氏兄弟才想起这件事,于是写了一封信给国民政府,国民政府回了一封信,信里面只有两句话‘一旦国库稍裕,本息一定归还’,当时商号的兄弟们想着为了革命作贡献,最后也没有把钱追回来。”刁总昌说。

  棣华即兄弟的意思,此意出于《诗经·小雅·棠棣》:“棠棣之华,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20世纪初叶,刁氏兄弟团结一心,共同开布厂、染坊,成巨富,在当地也是一段佳话。

  诚信经商、义助革命、兄友弟恭,种种的优良品德成就了刁萃丰的传奇。当时的举人罗岚云以“棠棣之花,鄂不韡韡”起笔,对刁氏众兄弟的家国大义倍加称赞。

  建造恢弘

  屋内有16个厅、274个房间

  驱车沿着省道S225线行驶,路边赫然出现一座气势恢宏的围龙屋,停车走近,旁边的小门上的门匾刻着圆润浑厚的三个大字——棣华围,这是出自清朝翰林大学士刘润民之手。穿过小门,豁然开朗,宽阔的禾坪,前面是典型的半月形围龙屋,背后是雄伟的棣华围。

  棣华围于1914年春动工,历经8载建成,建筑面积1.2万多平方米,比起其他动辄需要十几年或者几十年时间来建造的围龙屋来说,棣华围的建造速度可以算客家建筑史上的一个奇迹。

  棣华围屋内有16个厅、21个天井、274个房间,所以民间向来有“住不尽刁萃丰的屋”的说法。“在我的记忆里,20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们这座房子里住着270多人,这是最热闹的时候,一大家子人。”刁总昌说。

  不仅占地面积大,房间多,棣华围的建筑风格也别具一格。行走在屋内,不禁感叹它给人带来独特的空间感,一排排房间门前,是一根根石栏杆或者石柱子,构成了一个个向远处延伸的纵深感。花岗岩的柱子在岁月的洗礼下越发有韵味。如今,在屋内还随处可以看到盛放的茶花、摇曳的兰花,雅趣十足。

  “这一根根的圆形石柱,在当时没有大型机械工具的帮助下,每一根都是经过人工开采而来,再经过千锤万凿而成,整座围屋前后左右的石柱加起来有大概有300多根,可见当时建造时是非常耗时耗材耗钱的。”棣华围后裔刁绍奇说。

  棣华围三面围屋均是2层走马楼,中间有一枕杠亦是2层走马楼,前后左右有6个石砌楼梯上下,后栋是半圆形围屋,屋亦是2层楼,楼上四周相通。每栋楼都用圆石柱支撑,楼上均设置青瓷石栏杆,楼下设置花坛。屋内天井较宽,左右两侧均有斗门。左斗门外有一半月形水井,称观音井,井水从后山引入。右侧附加二横为私塾“新学堂”,供学生上学之用。

  棣华围是兴宁现有围龙屋中少有的中西合璧的特色围龙屋,走马楼便是最明显的特色,屋主并不是华侨,而是当地的富商,为何会建具有西洋风格的房子呢?针对这一问题,刁总昌给出了他的猜想,“当时围屋的主人刁舜渔兄弟因为做生意常常往来于广州、香港等地,在那些地方接触了西式建筑,觉得好看,就设计了这些特色。”

  客家人建围龙屋极其注重防御,棣华围更是在房子的四角建有具防御功能的碉楼,使整屋如铁桶一般易守难攻。站在碉楼下面,仰头可以看到墙上开设了多个枪眼和炮眼的射击孔,有些呈圆形,有些呈长方形,有些呈三角形,不同的形状适用于不同的武器,可以居高临下地射击进村之敌。“如遇盗匪前来扰劫,只要把大门、半门一关,村民们便携武器进入围龙屋和角楼,进行抗击。”刁绍奇说。

  这些亮点让棣华围在众多围龙屋中脱颖而出,成功在2012年3月被列入第七批广东省文物保护单位名单中,吸引了不少游客前去参观游览。

  文旅融合

  保存完好烟火气十足

  如今,最多时住过270多人的棣华围只剩下几位老人仍在居住,虽然盛况不如当年,但房子保存完好,整洁干净,人气不减。

  临近中午时分,住在棣华围的老人生起了袅袅炊烟,菜刀落在砧板上的声音打破了这个屋子的宁静,看到有客人来,老人赶紧放下手中的活,泡一杯浓浓的绿茶招待客人,“我在这里住了一辈子了,不舍得离开,你看,多自在……”白发苍苍的老人深情地望着房子的一砖一瓦,这里的一切见证着她的一生。

  随着时代的发展,住在棣华围的人陆续搬离这里,在周围建起了新房子,但每到重大节日,他们都会回到这里。“赏灯是我们这里最大的节日了,家家户户都会回到这里,热闹非凡!”刁总昌说。

  嘉靖《兴宁县志》记载:“上元,采松竹结棚,通衢缀华灯,彻夜箫鼓喧闹。屑硝黄实于竹筒,烧而出之,花藻灿烂,谓之放花。架秋千为戏,醵钱市酒肴祀神,因共馂之,谓之赏灯。”

  在兴宁,赏灯节前一两天,宗族内会成立灯会,选出灯会首事,并派人到县城或圩镇去“请(买)花灯”。买好花灯后,用红竹竿扛回,一路敲锣打鼓,鞭炮不断。赏灯节的高潮是“升灯”仪式,即将所买花灯,先放在祖公厅里的八仙桌上,当天下午,灯会首事与添男孩的家长在吉时把花灯吊在祖公厅房梁下。吊新灯前,先要抢白花,抢得白花者意味着财丁兴旺。随后还有“升灯”、接鞭炮、放炮仗、烧烟火、猜拳,活动一直持续到深夜。

  为了让棣华围可以保存完好,近期,其屋内上堂的房梁正在进行修缮,“这项工作进入尾声了,是修旧如旧,让这座老房子以最好的面貌展现在人们面前,世代流传。”刁坊镇宣传委员康华琪说。

  “太震撼了,第一次看到房间这么多的围龙屋。”趁着假日,潮汕游客李先生专程开车来到刁坊镇周兴村,一睹棣华围风采。

  “在这里,我们可以了解客家文化的演变,感受客家围龙屋的魅力。”李先生扛着“长枪短炮”,一边按下快门键,记录下围龙屋的身影,一边欣喜地说。

  客家围屋走出大山,文化名片传播四海。“我们这里很多人慕名而来,比以前热闹多了。”当地的几位村民在棣华围内向来访者介绍来过此地的人物时,抑制不住喜悦。

  事实上,文旅融合发展是当地的发力点之一。近年来,当地注重对古民居进行活化利用和保护,利用棣华围保存完整、设施完善、客家文化底蕴深厚等优势,吸引人流客流。

  2009年8月,全国“千年客邑,绿色兴宁”摄影大赛在棣华围开展拍摄活动;2012年11月,旅游卫视《文明中华行》栏目组到棣华围拍摄取景;2017年,梅州市“围龙讲堂”启动仪式在棣华围举行;2019年,红色革命历史题材电影《生死坚守》到棣华围拍摄;2021年,《地理中国》到棣华围取景拍摄客家美食制作……众多活动在棣华围举行,让更多的人看到棣华围,并欣赏到她的美。

  “接下来,刁坊镇还将结合兴宁‘中国花灯之乡’的名片,不断丰富围龙屋文化内涵,进一步丰富旅游资源,推动乡村振兴。”刁坊镇党委委员肖维说。

  链接

  兴宁围龙屋特点

  粤东兴宁,是兴梅地区围龙屋群的中心地带,其规模、数量、形态都较为突出,有各种方形、椭圆形、半月形土楼,还有四角碉楼、围寨等客家特色民居建筑,是广东兴宁最独特的特色旅游资源。兴宁客家民居建筑中最有特色和影响力的,是集中原宫殿式、府第式、四合院式于一体的围龙屋。

  在兴宁,建筑面积最大的是坭陂镇汤一村的进士第(2万平方米);建筑年代最久远的是宁新街道办东风村东升围(始建于1127年,距今896年);建筑保存最完整的是叶塘镇河西村的盘安围;建筑艺术最精美的是罗岗镇柿子坪村的善述围。

  兴宁的围龙屋墙基有灰沙黏土卵石夯筑,有冬暖夏凉的优点,规模较大,造型独特,集中反映出客家人的历史文化内涵。一般普通的围龙屋占地8亩、10亩,大围龙屋的面积已在30亩以上,建好一座完整的围龙屋往往需要几年、十几年,有的几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一座围龙屋就是一座广东客家人的巨大家族堡垒。

  围龙屋始于唐宋,盛行于明清,客家人采用中原汉族建筑工艺中最先进的抬梁式与穿斗式相结合的技艺,设计与建造融科学性、实用性、观赏性于一体,显示出兴宁客家先人的出色才华及高超技艺。

  兴宁围龙屋一般坐北朝南、依山傍水,在建筑上围屋的共同特点是以南北子午线为中轴,东西两边对称,前低后高,主次分明,坐落有序,布局规整,有方、圆等形式。标准传统的围龙屋整体布局是一个大圆形,屋大门前有禾坪、半月形池塘、照壁,和正堂后的弧形“围龙”组合而成。围屋前低后高,多层次的天井,有利于通风、采光和排水。特别是地下排泄渠道清污隔离的科学性堪称建筑史上的典范。围龙屋大门前的禾坪供晾晒、活动和乘凉。池塘蓄水防旱防水、养鱼及净化污水,塘泥肥田,是一个科学的自给自足的小自然生态圈。

  工艺比较考究的围龙屋的柱、梁、窗、枋上雕绘精美的花鸟山水、飞禽走兽等栩栩如生,青砖铺地,花岗岩石料的柱子、台阶、显得浑厚大气,古色古香,十分典雅壮观。

  围龙屋是反映客家人在南迁过程中“族聚而居”的特有民俗建筑文化象征,它直观地反映了广东三大民系之一的客家人在特殊环境中特有的生活方式、习惯,是粤东客家民情风俗的一个缩影,同时也是一座座具有客家建筑文化成就的文物古迹。